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染色体竟是46
  • 但其行为发生在机关上班时间
  • 这么多车放在这里没人骑
  • 原来广告法也有规定
  • 其中
  • 且以每年10-15家的速度增长
  • 日前
  • 推动咖啡消费在国内的普及和
  • 今年前五月
  • 同时
  • 由于狗的肠胃不可以消化吸收
  •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也早已弥漫在台湾的民间社会

    2020-06-23 15:27

    从工商业界的角度,工总理事长许胜雄认同“没有亚洲四小龙”论点,并强调“面对大环境的消长,如果我们自己不往前走,将面对严峻的挑战或考验”。几句含蓄的话,反映了工商业界对台湾经济空转与台当局失能的无奈,以及对台当局积极突破与改变现状的期待。

    我们认为“国发会”以“没有亚洲四小龙”论点唤醒台湾民众危机意识之余,更需要确实检讨台湾地区在全球价值链地位下滑的原因,进而研拟台湾在全球新竞争格局下的“创新经济发展模式”,并规划具体的发展与创新战略,提供鼓励企业投资于创造价值的环境。除此之外,已经改组完成的江宜桦,尤应改变政策反覆、各自为政和缺乏执行力的失能现象,集中全力扭转颓势,化解国际竞争力持续沦丧的危机。

    如今全球经济与金融充满变数,许多国家都积极推动各项突破性政策,以改善自己国内的产业竞争力。除了中国大陆推动设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之外,新加坡也已展开“全球-亚洲中心”战略,重新打造现有产业组合并发展新兴产业,并致力于提高生产力。此外,韩国政府更公布“经济改革三年计划”,高举“创造经济”的旗帜,结合国民的创意性、科学技术和资讯通信技术(ict),推动产业和文化同步发展,从而创造新的高附加值产业及就业机会。面对这些竞争对手国家大开大阖的革新作为,假使台当局不能正视现实,在产业竞争力上力求突破,未来台湾与其他四小龙、甚至于与其他新兴国家的差距,将会日益扩大,终使台湾地区被彻底的“边缘化”。

    台湾《工商时报》今日发表题为“正视台湾竞争力丧失危机”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亚洲四小龙”(four asian tigers)包括台湾、韩国、香港和新加坡,这四个自1970年代起迅速发展的亚洲经济体,当时原本以农业和轻工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趁着工业国家向开发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藉由采取开放政策,吸引跨国企业资金和技术,利用本地廉价而良好的劳动力优势,获致经济高速成长的成果。其后这样的发展模式,提供中国自1980年代推动改革开放的借镜,也成为拉丁美洲国家设法跳脱依赖邻近经济体系的参考。

    事实上,“没有亚洲四小龙”的失落与感触,也早已弥漫在台湾的民间社会。尤其对台湾民众而言,除了实质薪资倒退十六年,年轻人也面对起薪低落的问题。根据统计,台湾大学毕业生初次就业的起薪二万六,相对韩国七万四、新加坡六万七与与香港的三万五,即使考虑四地的物价因素,台湾明显是四小龙最低。该现象显示在全球竞争与追赶格局中,台湾因为无法有效改变原本代工出口和效率驱动的发展模式,也无法有效调整经济结构,带动制造业与服务产业创新,更无法藉由新兴产业的培育,创造新的经济动能与价值,以致于多数企业处于微利时代,压缩新增工作机会与为员工加薪的能力,而使年轻人普遍陷于看不到未来前景的悲观情绪中。

    不可否认的,面对新兴国家的崛起与激烈的国际竞争,“不进则退”正是台湾当前所面临困境的最佳写照。台湾制造业产品出口占全球出口的比率由2000年的3.0%,至2011年降为2.4%,远低于韩国的4.1%与中国大陆的15.4%;出口持续衰退显示台湾在全球产业供应链地位大幅下降,这也正是“管主委”强调:“新加坡国民所得几乎超过台湾一倍、韩国的实力是要挑战日本、香港挂在中国巨龙身上,所以都看不到台湾”此一局面造成的主要原因。

    台湾发展委员会“主委”管中闵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所提“没有亚洲四小龙”的说法,引发各界对台当局经贸策略之质疑。“国发会”澄清说明,系希望唤醒台湾民众的危机意识,凝聚共识,落实岛内经济自由化与国际化之推动,而工业总会理事长许胜雄等工商界大老也都认为目前台湾的经济处境的确艰困,希望台当局能够改善环境。“管主委”的谈话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凸显在当前国际竞争、相互追赶的格局中,台湾必须严肃看待正面对的竞争威胁与关键的问题,进而务实地推动各项兴革政策,才能找回当年经济快速成长的光荣。

    回顾过去这些年,随着全球经济环境转变、工业化普遍发展、区域经济整合与产业移转的加速进行,除了中国大陆在近30年来经济快速成长,成为崛起的大国之外,包括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等四个亚洲新兴国家被誉为“亚洲四小虎”(tiger cub economies),同时金砖四国(brics,指巴西、俄罗斯、印度及中国)一词的创始者高盛集团前首席经济学家jim o'neil,进一步将印尼、韩国、墨西哥、土耳其等国纳入,称之为成长市场(growth markets),凡此都显示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国际竞争与竞逐追赶的格局已经快速形成。

    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

    (责任编辑:袁霓)